衫和.

[全职高手][张佳乐中心]玫瑰

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果然最喜欢这篇了

白梦泽:

献给我的无冕之王张佳乐。愿他一路高歌,幸福快乐。


那年的情人节特别冷。

刚过完年没多久,俱乐部的每一扇窗都黑洞洞的,在万家灯火的城市里像一只潜伏的兽。张佳乐就这样扛着行李走过这只野兽漫长的咽喉,天气还是很冷,他向冰冷的手心哈了一口气,握住了冰坨子一般的门把。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孙哲平的屏幕亮着。蓝幽幽的光照在他漠然的脸上,温暖的房间里,只听到手指按动鼠标的声响。

“你吓死人了!”他啪的一下把灯打开,灯光刺眼,孙哲平一下子眯起眼睛。

“宵夜去。”张佳乐一把把行李丢在墙角。他的脸冻得通红,吸了吸鼻子,咧开嘴笑起来。

 

后来他们被四五个拖着鼻涕的小孩抱手抱脚动弹不得,在震天响的哥哥买束花的叫喊中,张佳乐花了十块钱,给孙哲平买了一只蔫巴的玫瑰。

孙哲平拿了10秒,为了保持自己的画风,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后来张佳乐从张副队变成了张队,从双核心中配合的那一方,成了毫无争议的战斗核心。

周刊无数次分析他战术上的转变,他操作弹药专家打出的高爆发一波流视频成为每个同职业玩家都必须研究的经典。

“帅啊!张队!”

他推开操作室的门,看着那些大笑着的队友。

“那当然。”他笑起来,冲他们伸出了拳头。

 

不过最后,他最终没能给成为那个为百花带来第一座奖杯的队长。

 

在那年冬天的晚上他又一个人出去转转。路过训练室的时候,发现开了一条缝的门里透出微弱的光线。

在那一瞬间他以为会是一个不会在这里的人,就仿佛小王子的玫瑰开在遥远的星球上,而旅途上的每一朵玫瑰都能使他露出笑容。

然后他推开门,在邹远惊讶的目光里俯下身,手撑在电脑台的桌面上。

“再来一局给我看看。”

他说。

 

再后来他又拼了一个赛季。百花的表现很好,可终究还是功亏一篑。有人说终究是战术上有所欠缺,也有人说张佳乐终究是技不如人。开始有些人拿万年老二的头衔取笑,他有时候笑着装出很生气的样子,大部分时候都不以为然。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时运不济。

 

有一天他搓着手从百花的后门溜出去买东西,突然窜出来个小姑娘把他堵了个结结实实。那时候下着雨,气温也低得很,她不知道站了多久,脸红通通的,刘海和睫毛上都挂着水珠子。

保安伸出手来要拦着她,张佳乐摆摆手说算了,各种各样的粉丝他见的也很多,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她掏出一束玫瑰颤抖的伸出来,花瓣上也沾着水,在冰冷淡漠的冬日里,红得如此刺眼,像跳跃的火。

“张佳乐,永……永远支持你!加……加油!”她喊,声音都有点微微的抖。

他在那个瞬间觉得有点温暖,似乎连麻木的心都微微松动起来。

“谢谢。”他笑着说。

 

那个时候百花已经有了唐昊这样大有前途的新人。虽然流氓并不是百花偏好的职业,但他能力很强,又非常年轻,隐隐已经有了以后“刮目相看奖”获得者的意思。而作为自己候补的邹远,虽然个人实力算不上特别拔尖,打法更是有浓重的模仿的痕迹,但张佳乐觉得他的路也还有很长,走着走着,也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在那一年他突然真切的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末路。精力开始下降,失误开始增多,状态的颠簸幅度开始加大,别人不一定看得出来,自己却很清楚。

他发现自己走得太快太猛一直忘记回头,百花依旧朝气蓬勃得像明亮的夏,而自己却已是秋天的树林。

 

而就像无限上升的氢气球终归有爆炸的一天,一直跌倒爬起不撞南墙心不死的张佳乐,原来也有觉得疲倦的一天。

 

他做什么决定,都是特别的快的。

比如退役,比如加入霸图。

 

他也曾想过那一束沾着雨水的玫瑰,想着自己到底伤了多少,说着“张佳乐我永远支持你”的人的心。

可任何伤感都是没有意义的,人总不能对着打翻的牛奶哭一辈子。

就像那支被孙哲平丢在垃圾桶里的玫瑰,就像那束最终枯萎在他的宿舍里的花束。他们曾经美丽过,也就足够了。

 

能倒在于锋的剑下。

能在赛场上听人说一句加油。

这已经是最好的告别,而希望此后有缘再相逢。

鲜红的玫瑰每一年每一年的开,而枯萎的森林,依旧等着春来。

 

在他和霸图的战友们一起走出赛场的时候,他也看到义斩的队伍。那个时候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眼睛,而孙哲平也看着他。

他们都已经脱胎换骨,看着对方像看着什么遥远的前尘往事。

 

他朝他招招手,样子还是很帅气的,一只手插着口袋,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

“老孙,叙个旧?”

他说。

 

就像小王子的玫瑰开在很远很远的星球上,它也许已经枯萎,也许不再美丽了。

可人们往往爱的不是那一季的花朵,当花儿谢了,我们等着它再来。


【伞修】一些过去的故事

终于肝完了!!!写给永远的初心伞修

伞哥我喜欢你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伞修#


今年的冬天早早的降临了H市,春节也过了好几天,但苏沐秋的家里,“啪嗒啪嗒”清脆的敲击键盘的声音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沐橙睡了?”叶修问身后的那个人,眼神却没离开过电脑屏幕,右手操作着一叶之秋战矛一抖,又是对竞技场的另一个战斗法师熟练地打出一套连击。
苏沐秋看了看叶修的屏幕,拉开叶修旁边的椅子重重地坐了下去,叹气道“是啊。要不是春节活动奖励这么丰厚,啊——我也想睡觉。”
叶修一脸不以为然,他当然明白苏沐秋完全是在说玩笑话。平常活动的时候,他俩哪天不是从早上窜到深夜的?可以说勤勤勉勉,风雨无阻了。至于苏沐秋对打材料研究装备编辑器的兴致,可是比叶修还要强,如果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他一晚上不睡都有可能,留苏沐秋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吧,叶修觉得有点别扭,只好陪着苏沐秋一起熬夜。但是叶修无聊不打荣耀的时候,睡觉速度极快,用苏沐秋的话来说就是“我才给沐橙掖个被子的几秒,转头一看你居然也睡了??”所以一般情况都是叶修早上从电脑前抬起头,一脸茫然的问还在捣鼓装备编辑器的苏沐秋
“我睡着了?”叶修
“嗯。”苏沐秋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看叶修。
叶修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被子,不由感慨遇见这对兄妹应该是他人生中最幸运的事了。
叶修这时抬头看了看钟,说:“快0点了。”
 “哦哦哦对,刷新副本次数了。”苏沐秋合上笔记本,操作秋木苏直奔副本。一叶之秋已经在副本入口处等着了,苏沐秋操作秋木苏走到叶修旁边,一身寒酸的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沐秋不禁感慨“你这身真是帅极了”
一叶之秋一身橙装本就是稀有,更让人羡慕的是手上的自制银武——
战矛“却邪”
却邪当然出自苏沐秋之手,之后却邪更是被叶修和苏沐秋当心肝宝贝看待。为了升级却邪,两人更是没日没夜打材料,也不知道被吞了多少材料,却邪总算升上了45级。50级,是荣耀目前装备及角色的最高等级。苏沐秋瞅着春节这丰富的奖励,心中盘算着在春节期间就把却邪升上50级,叶修也表示升它是必须的。得到了叶修的肯定,苏沐秋也是热血沸腾,所以自春节以来,苏沐秋家的键盘敲击声不仅没停过,更带着一股热烈。
但是值得啊!苏沐秋想,顺手打开背包页面翻了翻材料,这几天材料确实打了不少,背包里一片花花绿绿。苏沐秋大概估计了一下,转头对叶修说:
“我估摸今晚打完这趟副本,运气好点,能升。”
“是明早。”叶修纠正了一下,也兴奋起来了“没问题!”
“但是...可能要组个十人队,打点稀有材料。”苏沐秋说。
一时间叶修也沉默了,这组队对他俩就有点犯难了。荣耀官方大概是觉得春节应该是大家一起开开心心打荣耀的时候,为了促进和谐友好氛围,今年的春节限定副本,只有组满10人队才能获得更多的材料,甚至稀有材料的掉率也会比平时高许多。平时苏沐秋和叶修拉五人组队都是先带上“气冲云水”,“气冲云水”有几个比较熟的玩荣耀的兄弟,大家一起凑过来组5个人打副本。但是现在过春节,许多人都已经回家过年,“气冲云水”也不例外,前几天叶修找他游戏,他也说自己春节有点忙上不了游戏。现在这个情况,想随便找人凑团,大家都是熟人聚在一起打副本,也不方便插两个人进来,平常那些不熟的在一起拉人刷副本的,此时大多数人都在过节。什么好朋友一起打荣耀,明明都没在玩游戏吧?叶修吐槽了一句,翻开好友列表,除了秋木苏和气冲云水,就只剩下了大漠孤烟。叶修也只是惊奇了一下大漠孤烟春节依旧在线,也不考虑大漠孤烟已经找到人一起打副本的可能性,就把目光看向了苏沐秋。苏沐秋摊摊手,点开好友列表,孤零零的只挂了一叶之秋一个名字。
两人面面相觑,“嗯.....”思考。
突然叶修的聊天界面闪动了一下,叶修立马就知道是大漠孤烟发来的消息,瞬间就精神了
“副本,来不来”
“坐标?”叶修眼睛亮了亮,拍了拍苏沐秋,苏沐秋早就注意到了,凑过来赞道
“这个大漠孤烟关键时候很懂嘛!”
叶修接收了坐标便发给了苏沐秋。神枪手和战斗法师飞速冲向副本的另一个入口,大漠孤烟和另外一些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叶修看了看人数,咦了一下,给大漠孤烟去了条消息
“很懂嘛!”这个很懂嘛当然不是苏沐秋说的那个意思,而是说大漠孤烟也知道秋木苏会来,十人团刚好留了两个位置。大漠孤烟没回,发了组队邀请,两人接收后,叶修又看了看其他人的职业,一个牧师,其他几人有狂剑士,骑士什么的,同系职业很少,这也就意味着分装备这方面会好分点,起码没有那么多冲突。至于角色等级也是45级上下。秋木苏的消息已经从团队消息里跳出来了“奖励怎么分?”
大漠孤烟的消息紧随其后“输出高先选。”
叶修笑了“让牧师玩输出?”牧师输出,起码他现在还没见到过这样的暴力奶妈,也没被牧师拿十字架抡过。
“我已经说好了。”大漠孤烟回复,那个牧师也说话了“啊?不必管我的!你们给我留点就行!”牧师心里激动,被大神一叶之秋点名啊!他可以理解为大神帮他说话吗??此时这个牧师并不知道,叶修刷副本,从不带牧师的。牧师当时只想让朋友帮忙介绍一团队去打本,朋友把他弄来了大漠孤烟的队,他正激动,大神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按输出选奖励的。”
这意思也就是不要牧师。人家也不能说的那么直白,牧师也听懂了,表示只要跟个队就行,心里想膜拜一下大神也好啊!何况就算最后选,奖励还是比平时丰富的多。大漠孤烟想了会,同意了。牧师一看最后来的两个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更加沸腾了。不愧大神的朋友都是大神啊!
“那我拿那么多材料,不太好吧?”叶修说,一副为难的样子。苏沐秋快笑出声了,这意思不就提前先和大家打好招呼【我拿材料不会手下留情的,大家做好准备,然后不要怪我啊,大漠孤烟说的规则】这个意思吗?

“心太脏了啊!”苏沐秋又别过头说道。

“心脏?”叶修想了想, “不得不说这词挺适合我的。夸我的吧?”叶修笑。

“对对对是夸你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进了副本。

 “不一定。”大漠孤烟回道,也不磨蹭进了副本。
“怎么打?”有人问。
“直接推。”这句不再是大漠孤烟发的了,一进本,秋木苏乱射开怪,一叶之秋顺势一个落花掌的吹散效果,精准把小怪聚在一处就开始输出,趁着空隙发了这条消息。大漠孤烟反应也不慢,也是立刻冲出,默许了这样的打法。其他人都懵了,但一想到等会按输出分奖励,何况大神打副本和常人方式不一样呢!抱着这样的想法,也专心于打怪了。牧师在后方加着血,感慨大漠孤烟的强硬,更惊叹的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配合,他从来不知道战斗法师和神枪手还能打的这么流畅默契。厉害啊!牧师在后面看的眼睛都直了。

三次副本过后,就是分奖励的时候了。“哎呀,我不客气了啊!”叶修的消息像是准备好了一样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输出总计中,排在第一的赫然是战斗法师一叶之秋,第二是大漠孤烟,第三则是秋木苏,后面一个又一个角色排下去,最终由牧师垫底。

“你这不对啊,怎么着也得十字架砸几下吧?”叶修看到牧师的输出后面是一个大大的零,忍不住说了。

“就算砸了几下输出不还是最后吗…?”牧师弱弱的说。而且,会有牧师会在打副本的时候找空当抡十字架吗??牧师心中暗自吐槽。

“零太不好看了。”叶修打完这句话,也是把要的材料与装备列了出来。这几趟本他们运气好,打出了一把枪系职业橙装的左轮,还有一件无职业限制的橙装上衣。叶修果断要了橙装的左轮,稀有材料拿了几乎一半,普通材料也打包了不少。大漠孤烟等叶修选完了,却没要橙装的上衣,只是象征性的拿了一点稀有材料,更多的拿了普通材料和几件紫装。而且...大漠孤烟看了看一叶之秋手中的银武,觉得可能他们会比自己更需要稀有材料。苏沐秋早知道大漠孤烟不会拿很多稀有材料,直接把剩下一半的稀有材料拿走了,连普通小蓝装都要掠几件,橙装上衣更是觊觎已久。毕竟现在的稀有材料也就掉率稀有,真正的用途却很少。拿稀有材料的人大多是要研究装备编辑器的,而这技术活,荣耀里大部分玩家都不会,稀有材料自然是没什么人买,也没什么人卖,一时间玩家对稀有材料也没有那么热衷。来的时候苏沐秋就看了大漠孤烟的拳套,没有银装特有的银字,也就心安理得的把稀有材料几乎和叶修平分般的打包走了。剩下的材料大家也很友好的给牧师留了点,牧师瞬间泪流满面。

解散了队伍大家都是各走各道的,也有几个人给叶修发了好友申请。叶修想着以后打副本还是要人手,也就没那么介意地同意了。倒是苏沐秋全都以人加满了为由委婉拒绝了。叶修盯着苏沐秋孤零零的好友列表,问:

“怎么拒绝了?”

苏沐秋突然间特别严肃,说:“我这号只加老板,他们加你那不就成了吗。”苏沐秋说的老板,自然指的是那些雇苏沐秋打材料的雇主了。

“这么有原则?那我也是你老板?”

“姑且算吧。”苏沐秋说。

“什么叫姑且啊?”叶修抗议。

“却邪可是在你号那,我也算半个为你打工吧!”苏沐秋说完,丢了个交易申请给叶修,几乎把秋木苏身上所有的材料都堆在了一叶之秋那,又把叶修挤了下去,自己操作起了一叶之秋,打开装备编辑器直接准备给却邪升级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专注的脸,转头叹了口气也操作起了秋木苏。一叶之秋现在相当于挂机了,无聊的叶修就翻起了世界频道。突然世界频道有人刷了一条野图boss的坐标,叶修眼疾手快就记下了,琢磨着现在虽然不能上去抢boss,但是震慑一下他们也不会无聊啊!叶修立刻把这个想法分享给了苏沐秋,苏沐秋觉得叶修闲的慌,而叶修现在确实闲得慌。反正那些公会也不会轻易攻击他们,在哪挂机都是挂,两人风风火火就跑野图boss那去了。

“哟,索克萨尔想拿下这个boss啊?”叶修转动着秋木苏的视角,很快就看到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视角也一转,两人角色就四目相对了。叶修乐了,让苏沐秋操作一叶之秋一起蹲在那旁观。

“看见没,索克萨尔还特地派了一小队看着我们。”叶修啧啧了几下,觉得他震慑的目的很成功。苏沐秋给了个白眼,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蹲在那,野图boss的血也在不停的掉,在索克萨尔的指导下,各队的攻击都进行的有条不絮。

“嗯?”在索克萨尔指挥队形变换的时刻,叶修也发现了一个剑客的存在。这个剑客时不时对野图boss进行着攻击,但叶修也看出来这个剑客把握的时机是十分精准的,目的也很明确:抢最后一击。

“心不够脏啊,这怎么能躲过他的眼睛呢。”叶修用上了今天刚从苏沐秋那里学到的词,看到索克萨尔的布局的变化,就知道剑客的计划会失败的。果不其然,剑客入了圈套后就被打的死死的,留下一句“我和你们蓝溪阁没完!”后直接躺尸。

叶修倒是注意了下这个ID“夜雨声烦”,想想刚刚文字泡占了整个屏幕的场景,还确实挺烦的。叶修暗自腹诽。

“50级!!!!!”苏沐秋看到系统显示却邪成功升至50级时,连忙激动的推搡着叶修,兴奋的叫道。“快试试!”苏沐秋直接把一下没缓过神来的叶修按到一叶之秋前,叶修随便打了几个技能,翻开却邪的属性表,攻速和耐性等属性又是加了几个点。

“怎么样!不错吧!”苏沐秋问道。

叶修又挥舞着却邪打了一套连击赞道“确实不错。”

“那当然!我感觉我的商机又回来了!!!”苏沐秋激动地说道,叶修倒是笑了

“弄个却邪这么难,还玩批发银武,算了吧。”

苏沐秋还在寻思着“价高啊!”又猛的一抬头“我感觉很多钱在向我招手,在不远的未来。”

“到时候就什么都不省了!最近我发现就是大街那边,沐橙盯着一件衣服看了好久,她肯定很喜欢,但是她又不会和我说,那价都够我们换一次电脑配置了..就算我买了沐橙也肯定会退…不知道以后那衣服会不会不在了啊….”

“那你也要给我买一件啊!”叶修说。

“等有钱了送你!一仓库!”苏沐秋大手一挥,笑着说

“行,我等你”叶修回道。

“那,你也先给自己弄个银武吧,你这秋木苏名字不走心装备也不能…”

“说什么呢,秋木苏起码也是沐橙取的吧?”苏沐秋打断道,“而且,我还要弄一件银武,别人不会想到的!”苏沐秋神神秘秘地拿出一张账号卡递给叶修,叶修借着屏幕的光隐隐约约看到三个字

“君....君莫笑?”

“沐橙取的!”苏沐秋强调道。

“什么职业的?”

“散人!”苏沐秋把账号卡插进卡机,示意让叶修来看。

“散人的武器?”叶修也是经常看苏沐秋的笔记本,有时候却邪的升级也会参与一下操作,一下子就明白了苏沐秋要搞什么

“厉害啊!”叶修竖了个大拇指。

“那当然!”苏沐秋又说了这句话,

“这个绝对会成为一个特别的存在。”苏沐秋又补充道

“所以你的秋木苏还得端着个破左轮?”

“你不是打了个橙装吗?给我好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没橙装秋木苏还是很强啊。”苏沐秋一脸无所谓。

叶修要了橙装的左轮,本意就是给苏沐秋在研制自己的银武期间换换装备,打副本也容易点。叶修也没想到,苏沐秋还要弄一个散人君莫笑,但他也很期待。

“我觉得秋木苏如果有意识的话,他肯定觉得他不是你亲生的。”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苏沐秋笑了“人生还有这么长啊,以后再弄秋木苏的也不迟啊!”

“到时候,我要给秋木苏弄个爆炸级别的银武!”苏沐秋握了握拳说。

“以后叫沐橙也来打荣耀吧!”叶修也想到了未来,还想到了沐橙,说道。虽然苏沐橙现在没什么兴趣,但是未来谁说的定呢?

“到时候叫沐橙选什么职业?”

“沐橙喜欢哪个选哪个,不过,身为她的哥哥我觉得她肯定会选枪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一定啊!”叶修反驳

“反正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苏沐秋自信的说“荣耀是,我们也是!”苏沐秋看着叶修,笑的灿烂。

“会的。”叶修想。

一定会的。

 

 

                                                                 -------- TBC